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密集上阵 曾因居民反对而停滞_8828彩票_8828彩票娱乐官网

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密集上阵 曾因居民反对而停滞

2017-09-22   总浏览:

曾因周边居民强烈反对而陷入长期停滞的中国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近期出现“集体解冻”迹象。

2012年4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对垃圾焚烧项目建设提出了量化要求:到2015年,全国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能力,要达到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35%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到48%以上。

此前的2012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发文上调了垃圾焚烧发电的上网价格,规定垃圾发电全国统一标杆电价为每度0.65元,于2012年4月1日起执行。

这些利好政策,点燃了相关产业层面的热情,也引发了学界和民众的新一轮关注。

源于垃圾围城

“垃圾围城”日益严峻。

特别是在“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日益稀缺的土地与垃圾量的持续增长,二者矛盾尤为突出。

据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副主任陈玲介绍,近年来,首都垃圾产生量每年以8%速度增长,按此速度,预计2012年全市垃圾年产生量将达914万吨,到2015年将达到1152万吨。

广州日产垃圾约18000吨;南京日产垃圾5000多吨……此前,业内曾有预测,2030年中国城市垃圾年产总量将达到4.09亿吨,2050年达到5.28亿吨。

目前,主流的垃圾处理方式,是进入垃圾填埋场,进行卫生填埋;但是,新建填埋场亦需占用大量土地资源。随着城市扩容,城市人口剧增,“这一路线,越来越难以为继”,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固废处副处长卫潘明介绍称。

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内多家垃圾填埋场后,发现实际填埋量普遍超过规划填埋量;超负荷运转,成为垃圾填埋厂面临的又一难题。

垃圾填埋厂产生大量甲烷,直接排空后,加剧气候变暖;另外,即便使用国际上最先进的防渗膜产品,也无法彻底解决垃圾填埋后的渗滤液问题。

“约80%的垃圾填埋场存在地下水污染。”中国环境科学院赵章元研究员告诉记者。

垃圾围城的压力,卫生填埋的弊端,加之政策层面的利好,三重因素之下,各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开始密集上阵。

2012年4月28日,南京市城市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一则信息,其内容是“南京江北静脉产业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开始第二次环境影响评价公示。

同一天,南京另一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江南静脉产业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也举行了公众参与听证会。

广州,这座曾因居民强烈反对而在2009年搁置了垃圾焚烧项目规划的城市,近期也重新忙碌起来。

广州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健韵4月底向当地媒体透露,目前,当地规划的6座垃圾焚烧厂中,花都、番禺的垃圾焚烧厂正在做选址的规划环评;增城、从化、萝岗的垃圾焚烧厂正在选址;城中心区的垃圾焚烧厂已经选址在兴丰。

北京市提出,在今年年内,要将垃圾焚烧比例提高到20%;今年10月,位于门头沟区首钢鲁家山矿、号称“亚洲最大”的生物质垃圾焚烧发电厂有望试生产,预计年处理生活垃圾100万吨。

卫潘明介绍称,到2015年,北京市实现垃圾焚烧、生化处理和卫生填埋的比例应达到4:3:3。届时,北京的生活垃圾焚烧日处理能力将达到1.1万吨。

二三线城市也开始发力。近期,就有湖南的株洲,福建的连江、龙岩,安徽的合肥、六安、阜南,贵州等地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正在或准备建设。

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聂永丰认为,2008年至2015年,是“中国垃圾焚烧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

令业内瞩目的是,目前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密集开建,并未伴生2009~2010年间的反对事件高发现象。

产业利好

2012年5月3日,光大国际在其官网宣布,该公司投资7.5亿元,在宁波市开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其中一期项目计划于2013年底建成投运。

这是进入2012年以来光大国际拿下的第4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也是其布局的第16个项目。此前的项目,主要分布在江苏、山东、广东等地,设计总规模1.46万吨/日,总投资73.08亿元。

据其官网资料,国家发改委上调垃圾焚烧发电价格到0.65元/度后,将对光大国际产生利好。目前其山东省项目的平均上网电价低于0.6元/度;江苏省13个项目的平均电价在0.6~0.65元/度之间。若上述项目实行统一标杆电价0.65元/度,公司受益必将增加。

该公司2011年度年报显示,环保能源各项目2011年共处理生活垃圾2442000吨、固体废物46000立方米,提供上网电量共5.53亿度,分别较2010年增28%、21%和24%,环保能源业务贡献盈利较2010年增加了40%。

华光股份、南海发展等国内环保板块上市公司的市场部人士均向本刊记者表示,对垃圾焚烧发电业务持看好态度。

不仅仅是技术问题

2009~2010年的垃圾焚烧之争,曾经成为热点。

最为激烈时,作为“主烧派”专家代表的聂永丰,和“反烧派”专家代表的赵章元,都曾收到过人身威胁警告。

两方争论的核心内容有两点:一是垃圾焚烧炉的热值如何保证,以二噁英为代表的焚烧污染物,究竟能否有效控制?据美国EPA研究结果表明,二噁英等物质在850℃以上高温下停留超过2秒,即可分解99.99%。二是在前端垃圾分类、污染物信息公开等政府监管尚难全面到位下,是否应该上马环境污染风险极高的焚烧项目,作为未来生活垃圾处理的主要路径之一?

正处于公示期的南京江南、江北等垃圾焚烧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说,现有垃圾焚烧发电技术已经十分成熟,能够确保炉膛温度保持在850℃。

而引发公众忧心的则是,办法虽有,但在执行中究竟能否达到切实之效?

黄小山,即反对北京建设阿苏卫焚烧项目的知名网友“驴屎蛋”,曾在2010年初随北京市政市容委赴日考察,“如果我们的焚烧厂,可以像日本东京的那样干净,那我肯定不反对焚烧”。

黄对记者描述,东京垃圾焚烧厂就在城区中,卫生条件极好,污染物指标监控完全,二噁英等敏感污染物数据,也及时向公众公开。

黄小山也认可“焚烧作为一项成熟技术存在的合理性”。但中国上马焚烧项目,同样需要若干的前提,包括立法、标准、准入门槛、公益性定位、民众参与、有效监管、程序合法等等。

徐海云,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主张中国走垃圾焚烧路线。但采访中,他对记者坦陈,“中国现有的垃圾焚烧厂,无论从技术还是运行管理水平,仍然参差不齐”。

相关环境信息的公开也受到关注。由几个年轻人组成的“民间垃圾焚烧小组”,从2011年12月开始,向全国31个省市(除港澳台地区)环保厅/局以及国家环保部,申请“2011年二噁英重点排放源企业名单”。截止到2012年4月23日,有19个省市环保厅/局(含国家环保部)给予该小组回复。

目前,广州、四川、青海、河南、贵州和陕西6个省市公布了二噁英排放企业名单。“但具体到这些排放源的二噁英排放信息,公众尚无从知晓。”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后毛达说。

坚决反对垃圾焚烧的赵章元最大的担心,在于“管理不到位”,“设备再好,若无到位的监管,也会走样”,“没有良好的监管,垃圾焚烧就会潜在风险”。

垃圾焚烧厂如何有效监管,是多数人的共同担忧。

虽然身上分别被贴上了“反烧”和“主烧”的标签,但这并不妨碍一个饭局的开始:黄小山和徐海云,在北京一家湘菜馆共进晚餐,边吃边聊垃圾。两个人发现,在诸多“敏感”问题上,两人观点并非相左,反而非常一致。比如,“垃圾应当先进行充分分类、资源化利用后,最后一步是进行焚烧处理”。

黄小山的口号是“垃圾不分类,坚决不焚烧”,如今他办公司、做网站,还是紧紧围绕垃圾分类的主题;而徐海云,对这个观点表示支持。

赵章元认为,大力倡导垃圾减量、分类回收和资源化利用,在中国完全来得及,大批企业的积极性有待调动;“垃圾资源化产业联盟”已于2011年底启动,但目前仍面临资金不足等困境。

 

上一篇:垃圾焚烧发电下调一角钱

下一篇:标杆电价明确 盘点国内垃圾发电上市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