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烧报价成负数?防低价竞争关键在“游戏规则_8828彩票_8828彩票娱乐官网

焚烧报价成负数?防低价竞争关键在“游戏规则

2017-09-22   总浏览:

据12月19日晚E20微信“午夜深喉”文章报道,在浙江绍兴垃圾焚烧项目的竞标中,重庆三峰出价18元/吨,让垃圾焚烧价格从今年10月的江苏高邮项目26.5元/吨迅速突破,进入“十元时代”,对此,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薛涛公布了微信投票民意情况:“有7000人阅读,有700人投票,37%认为监管趋严,将自食恶果;34%认为若继续恶化,将一地鸡毛;还有29%希望行业自律、逐步约束、渐渐改善。”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低价?到底价格多少合理?未来如何应对低价问题?在“2015(第九届)固废战略论坛”最后一个对话环节,主持人薛涛,邀请上海环境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张益、中国航空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院长孙刚、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财务咨询及基础设施(PPP)咨询总监李炜,深入探讨了此话题。

另一个角度:低价不是给业内看的

张益所在的上海环境集团有参与浙江绍兴BOT项目,比较了解项目情况。他介绍BOT项目的收入主要是政府的补贴和发电收益:“现在发电收入,平均按照250度/天的发电量计算,假如采用750吨/天的炉子发电,可以达到280--320度/天的发电量,那么按照国家规定,280--300度按0.418元/度计价,280度以下的按照0.6元/度计价。投标价低的项目,发电计价加上政府补贴,就相当于200元/天的发电收益,投标价高的项目相当是250元/天的收益,其差距大概是10%--20%。”而浙江绍兴垃圾焚烧项目即使出价45元/吨,它的利润也只有4%左右,与一般8%的正常利润相比,已经减少了一半,而出价18元/吨就相当于在前述4%的利润上又下降了20%,张益表示:“它已经透支了政府的补贴,即修正后的垃圾焚烧服务费报价实际上是一个负数。”

对此,李炜提出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和E20环境平台共同完成的《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和分析报告》:“垃圾处理服务费初始单价大概在65块钱左右。如果考虑到回款之后的问题,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将上浮至68元/吨。谈到重庆三峰在绍兴项目不可思议的低价,他说:“当一个事情你解释不通的时候,就换一个角度看,18元/吨的投标价既然从项目属性上不合理,那么也可能是表演给资本市场看的。”

孙刚则更直白:“低价,可能是因为企业考虑到上市的需求,包括资本市场融资需求,不单纯是靠垃圾焚烧厂赚钱。”

游戏规则:政府主导的一种“闹剧”?

政府初衷是什么?

孙刚认为,合理的价格才能建出真正不辱使命的垃圾焚烧厂,就以北京5+3垃圾焚烧厂为例,将工业美学植入环保设施,亲民而高效,他表示:“形成BOT价格,或经过公开招标,或不公开而是经过建设竣工后重新核定。北京的价格都在100元/吨以上,而现在这种公开投标都是20元或不到,企业报了一个超低价之后,我们整个固废后续产业链都会受到拖累。因为在这种价格的情况下,直接会影响项目的对接。这对市政工程设计和政府都带来了很多困扰。”

“政府是如何主导BOT项目的?我相信报出低价的项目,基本上都是价格主导的,往往价格高低就决定了是否中标。怎么价低得就像一场闹剧?”孙刚认为,垃圾焚烧BOT项目到底多少价格,可追溯由来,设定合理区间,但更需要明了低价的原委,杜绝不合理现象。

“政府的初衷是什么?”李炜追问,“初衷肯定不是寻找最低价位的人,他要为所有市民负责任,处理好我们全市的垃圾,他肯定相对找一个声誉、能力、实力好的企业,不仅仅是单纯报价低。价格报出来是不是真正的符合整体的投资,相关监管部门应该进行相应的监管。是不是各级政府要想清楚,采购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张益表示,政府对于环保项目低价竞标,各部委都有不同的声音,把握主导权的财政部最近也在通过《南方周末》发出声音,其规范市场秩序的态度还是比较明了的。

低价,怎么就变成了事实?

李炜从市场角度阐述价格落地:“第一,低价是充分市场竞争的一个产物,在某种程度上它是公开竞争;第二,制度上面的,最低价中标地方政府确定的规格,或者业主采购决定中标规则最后导致这样的结果。”

他表示,不合理甚至偏激的价格,对行业长远发展会带来比较大的负作用,但是每个企业在特定的历史阶段都有拿项目的需要。“行业内如果只要求企业行业自律并不现实,如果业内已经形成了低价为胜的游戏规则,企业很难独善其身,因为行业环境已经恶化了。”

“家里哭穷外面大方”是李炜发现的一个现象:“报低价的基本上是地方性的国企,在本地竞标价格比较高,但是在外地却报了比较低的价格。”

“价格本身源自市场化,下滑或上升,按道理讲都是正确的。”张益就市场论价格,指出在国家日益趋严的监管环境下,企业仍然发出惊爆业界的低价竞标,应该反思:“除市场因素,影响价格的因素还有建设、经营、折旧等很多,都会影响企业投资决策。”投资、发电量、内部收益率是三大主要因素,“建设模式不同,发电量与成本之间的差距也不同,例如两台垃圾发电机、每台处理量750吨/天的厂,和4台垃圾发电机、每台处理量400吨/天的厂,建设成本差距较大,至少15%以上,即使固废十大影响力企业之间的差距也会比较大。”

张益指出:“企业都是以生存、以发展为目的的。做好信誉项目是一种生存,但作为上市公司是不够的,肯定要扩张,扩张肯定是跑马圈地跟资本市场的运作来收购,所以新增项目价格往下压、并购价格往上涨,这个趋势非常明显。”

游戏规则是问题要害

张益介绍,对环保项目秩序的规范,各个部门都有不同的声音,虽然政府不断发声,但是目前仍然不足以规范矛盾的现实。

不报低价就要面临拿不到项目的危险,对企业而言就面临着进退两难的选择。“是坚守底线,还是做大规模?”张益发出了疑问,为什么国企中要上市的公司、排名比较靠前的公司,出现低价现象的概率会较大?已经上市或者准备上市的国有企业容易出现家穷外大的低价?他表示:“问题就在于游戏规则,是它导致了企业要树立正规的、将上市的公司形象,就要抢项目,就造成的这种低价也可以的心态,我分析了造成低价的很多原因,其实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游戏规则。”

规则设定:防治三类现象

在本届论坛上,李炜发布了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和E20环境平台共同完成的《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和分析报告》,其中根据当前国情、垃圾热值、项目投资与与利润等多方面因素,经过全面分析,得出了一个基本结论,即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应该在68元/吨左右,但是业内却频频爆出低价,对此,三位嘉宾都表示“游戏规则”急需修整,从头至尾防治BOT项目的非正常低价投标,张益提出要关注3类现象:

第一,是不是形成了低价高质。企业竞得的项目能否达到欧盟2000排放标准?要达到建设、环保的高标准,同时价格却非常低。

第二,是不是“钓鱼工程”。在比较短的时间里面,价格翻番调整,先报低价拿项目,每过一段时间就大幅调高价格,这种行为对其他企业不公平。

第三,能不能365天白天+黑夜都达标。

张益表示:“政府不能缺位,监管要到位,监测要到位,包括我们的环保的团体,都要加入对这种企业的监管、监测和监督当中。如果项目真出了问题,按照特许经营规定的退出等机制能不能实施,是不是有一个价格调整,都是需要关注的。”他还补充:“家里哭穷外面大方的现象也是企业不够诚信的反映。”

孙刚也发出了呼吁:“我们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报这个价格就要对这个价格负责任。重要的是要在一定程度上扼制冲动。行业自律好,行业底线也好,不能每个企业都突破这个底线。”

李炜则从项目发展的角度建议:“在前面施工完成以后,项目造价提升了,可能又需要重新去调整价格了,这些监管我觉得应该跟上。我们应该实行动态的监管,而不是招标完了这个事儿就结束了。”

对话最后,薛涛也进一步补充:“现在BOT价格已经进入负曲线,造成低价局面是因政策、地方政府、企业自律等多方面因素,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咨询机构也应该发挥自己的能力,说服地方政府采用更合理的评标原则和价格体系,来维持我们行业正常发展。”

上一篇:海口垃圾发电厂扩建项目3月底并网发电

下一篇:建筑垃圾“十三五”:能否摆脱“成长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