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垃圾焚烧项目现18元/吨报价 业界吐槽“无底_8828彩票_8828彩票娱乐官网

绍兴垃圾焚烧项目现18元/吨报价 业界吐槽“无底

2017-09-22   总浏览:

一边是项目屡屡因为民意反对而搁浅,一边是中标价格不断刷新下限,垃圾焚烧行业似乎正在启动“自毁模式”。

2015年12月18日,浙江绍兴某处理规模为2250吨/日的垃圾焚烧项目开标,重庆三峰环境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三峰”)给出了18元/吨的垃圾处理服务费报价,这是垃圾处理项目报价首次进入20元内区间,再创行业新低。

超低价竞标引发各方争议,但多种猜测均无法解释项目报价为何如此之低。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财务咨询及基础设施(PPP)咨询总监孙炜表示,当一个事情解释不通的时候,就换一个角度看,也可能是表演给资本市场看的。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秘书长郭云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垃圾焚烧项目中标价格之所以屡创新低,关键还是因为地方政府不愿意承担合理费用,推卸责任,使得企业成为“替罪羊”。

18元击破底线

2015年12月18日,浙江绍兴某日处理规模为2250吨,含场外及园区投资约3亿元的垃圾焚烧项目开标,重庆三峰等4家企业的投标报价分别为18元、35元、47元和50元,其中18元的报价击破了此前的最低纪录,进入20元内区间。

2015年,各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中标价格屡创新低。6月,光大国际以48元/吨的价格中标江苏新泰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8月,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26.8元/吨拿下安徽蚌埠垃圾焚烧发电项目;10月,天津泰达环保有限公司又以26.5元/吨的垃圾处理服务费中标江苏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如果把视线拉长,根据E20研究院统计,近16年来,垃圾处理服务费已呈现大幅下跌状态。1999年,上海江桥垃圾焚烧项目的垃圾处理服务费为213元/吨;2009年,这一数字即跌破100元,达到90元/吨;随后继续保持下降趋势,直至2015年末跌破20元大关,此时的价格较上海江桥项目已经下跌了逾90%。

“震惊”、“超出底线”、“行业自毁模式开启”……面对这一报价,同行纷纷吐槽,有企业表示,“低价竞争是制约中国全面升级的最大问题。”

郭云高也表示,热电联产确实会提高热利用效率,有降价空间,但18元/吨相比行业预期的价格而言确实比较低,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看,这样的趋势肯定是不好的。

而公众最为担心的问题是,低价中标会为后期的不规范运行埋下伏笔,使得“劣币驱逐良币”,最终影响到环境质量。

低价拿项目“占坑”?

前不久,E20环境平台联合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发布了《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及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在自有资金内部收益率为8%,垃圾焚烧热值为6500KJ/kg,建设投资为45000万元的前提下,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应在65元/吨左右。若考虑到应收账款周转期的问题,垃圾处理服务费初始单价将上浮至68元/吨。

不过,郭云高表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收入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垃圾处理服务费,二是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其中“大头”是电价补贴,垃圾处理服务费的占比较小,“基本上不指望这个”。以某规模为1000吨/天的垃圾焚烧发电厂为例,每年处理约36万吨垃圾,地方支付的垃圾处理服务费只有960万元,而电价收入却超过5000万元。

此外,绍兴项目还采用了热电联产的方式。所谓热电联产,是指在同一电厂中将供热和发电联合在一起,电厂锅炉产生的蒸汽驱动汽轮机发电,这个过程中或之后的抽汽或排汽中的热量可以继续利用进行供热,既发电又供热。

也就是说,热电联产项目的收入,除了垃圾处理服务费、电价补贴之外,又多了一项蒸汽供热的收入。而据介绍,绍兴生活垃圾焚烧项目位于绍兴市柯桥滨海工业区,园区内企业对蒸汽热能需求不小。

同时,该项目规模较大,综合效益高。一般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大多为500-700吨/日,而绍兴垃圾焚烧项目规模为2250吨/日,是其3-4倍。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表示,单从规模来讲,绍兴项目相比700吨/日的垃圾电厂,每吨能节约人力成本和能耗成本28元左右。

总体算下来,徐海云认为,绍兴项目18元的垃圾处理服务费约相当于传统垃圾发电厂40-50元垃圾处理服务费的水平。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质疑,招标条件对大家都是一样的,热电联产技术也并非重庆三峰所独有,以上理由无法解释为何其他企业报价50元/吨,而重庆三峰报价18元/吨。

“正常价格是60元,你降到40元是有可能的,但18元确实过头了,无论怎么测算都不可能做到。”该人士表示。

此外,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表示,热电联产中供热收益的稳定性较差,因为它的用户是企业,企业或许选择不用,或许欠款率增加,价格也可能上下波动。当把这一块收益算到最大时,可能有助于压低垃圾处理服务费的报价,但这样一来项目回报的风险也就更大了。

除了以上这些解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期待后续调价。业内人士表示,有过这样的先例,垃圾焚烧企业先是低价拿项目“占坑”,双方在特许经营协议中会规定调价周期和条件,当满足条件时,企业再提出调价的要求。

“垃圾处理是一个城市的重要公共服务,很多城市只有一座垃圾处理厂,如果运行不了会造成很大麻烦。这时候政府方就会比较被动,只能按照企业的要求涨价。”该人士表示。

低质运行谁来监管

在业内人士看来,垃圾处理服务费屡屡击破底线,资本市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些上市公司为了业绩,低价拿项目后再从资本市场上逐利。

“当一个事情解释不通的时候,就换一个角度看,18元/吨的投标价既然从项目属性上不合理,那么也可能是表演给资本市场看的。”孙炜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三峰的母公司——重庆德润环境产业集团(以下简称“德润环境”)于2015年6月30日成立,由重庆水务资产公司与苏伊士环境集团和新创建集团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重庆苏渝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其未来定位于一个百亿级的投资平台,致力于中国环境相关产业的投资开发。苏伊士环境中国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曾经表示,“在未来的中国环保行业,新成立的德润环境将进入前几名。”

2014年10月,重庆三峰副总经理唐国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重庆三峰正在积极准备上市,目前所有第三方咨询机构已经到场,大的目标是2016年实现在上交所上市,计划于2015年年中递交所有申报资料,目标能否如期实现需看国家审批进度。

济邦咨询公司曾经为德润环境做过商业计划书,济邦咨询董事副总经理李竞一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德润环境未来将会上市,相比其他企业,其肯定有更多资本市场方面的考虑。

此次低价竞争绍兴垃圾焚烧项目,是否也与其上市计划有关?1月13日,本报记者致电重庆三峰,对方答复称,关于绍兴垃圾焚烧项目,企业暂时不接受采访。

而在郭云高看来,垃圾焚烧项目中标价格之所以屡创新低,关键还是地方政府总体责任丧失,“地方政府不愿意出钱,怎么办?”

他表示,综观欧美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垃圾焚烧处理政策,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会允许当地政府将责任降到如此地步。无论参与各方出于什么目的,结果就是政府少承担责任,企业多承担压力。政府生病企业吃药,个别企业吃药整个行业中毒,导致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成了公众眼里的病人。

“低价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服务边界不清晰、监管不严格、调价机制不完善,以及背后的官商勾结等问题,这导致低价中标者低质运行无监管、调价暗箱操作等。所以,应该鼓励通过技术进步和合理竞争降低价格,同时要对市场和项目边界、后期监管和调价机制进行完善和管控。”一位监管层人士表示。

上一篇:盛运环保拟在内蒙古包头等7城设立垃圾焚烧发电

下一篇:土壤修复从业资质真的要来了